火中物 - 第1章 我的梦竟是真的 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遥远的天边,朝阳懒懒散散的升起,刚刚冒出半个脑门。

    酡红的朝霞横跨天空。

    陈锋蜷缩着双腿,孤独的坐在窗前,目视朝霞,石化成一尊雕像。

    此时他的表情很微妙,三分惆怅,三分迷惘,两分震惊,两分遗憾。

    他又回头打量自己的房间。

    干净、整洁。

    洗到发白的衬衫挂在铁丝上,饭桌上摆着三个大小不一的碗,一双筷子。

    油盐酱醋。

    歪歪扭扭的布衣柜里挂着三两件劣质西装,t恤和秋冬休闲装。

    小桌子上摆着台破旧的笔记本电脑。

    这是一个普通都市上班族的出租屋,贫穷、乏味、枯燥。

    陈锋揉揉额头,努力的想要清醒振作。

    突然从天堂堕回凡间,让他好难适应。

    他大约用了十分钟才接受现实,自己没有穿越,只是做了个梦。

    现在梦醒了。

    这里,是自己的公寓,是自己在这个城市安身立命的临时的“家”。

    昨晚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陈锋做了一个梦。

    这梦太真,真到他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以至于他在梦境里大约用了好几天的时间,才勉强接受了自己“穿越”了的处境。

    并且还是穿越到现实世界一千年之后的未来世界里,成为了一个名叫陈锋的世界军预备役列兵。

    是的,名字一模一样,就连长相也有七八分相似。

    但陈锋没能继承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所以刚穿过去时,他整个人都处在懵圈的状态,搞不清状况。

    在浑浑噩噩的这几天,预备兵陈锋表现极差,干什么都不行,连基本的常识都没有,于是他很凄惨的被开除军籍,并打回原籍,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低保户。

    所谓低保户,就是被认定为没有工作能力,没有任何创造价值的可能的人。

    低保户不能享受高等教育,没资格从事任何工作,只能在福利制度的最低保障之下苟活。

    说是苟活,但其实待遇不错,吃得香,睡得好,还能独享两百平的大平层。

    陈锋简直难以置信。

    他生活的时代,房价高企,应届大学毕业生除非家境殷实,不然想在大城市里弄个立锥之地千难万难。

    可在这个时代,啥事儿都不用干,最低保障待遇就白送两百平大房子,想住多久住多久。

    这分明是天堂!

    政府配发的人工智能助手将他的照顾得无微不至,堪称饭来张口衣来伸手。

    他只管玩!

    想看电影,全息立体海量片源看个够!

    想听歌,近场音响带给你音乐厅般身临其境的体验,横跨千年的无限曲库更是应有尽有。

    想玩游戏,脑波共振协同沉浸游戏,各种题材,从星战到历史,再到不可言说,要什么有什么。

    千年之后,科技水平长足进步,社会生产力大为过剩,养活近三分之一总人口数量的低保户,完全不成问题。

    在陈锋看来,这低保户所享受的生活、医疗等等各方面的服务完全配不上低保这两个字。

    那是皇帝般的日子!

    这样的低保皇帝,我要当一辈子。

    陈锋乐不思蜀了。

    反正他前世读高中时就和想逼迫自己退学打工的养父母断绝了关系,无亲无故,毫无留念。

    他在现实生活里也只是个被疯狂压榨的苦哈哈都市上班族。

    前世今生两相比较,完全没得比。

    如果没有任何意外,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在低保户的生活中幸福的过完一生。

    说不定还能在低保户里找个漂亮妞组成低保户一家,再生个小低保户出来。

    但转瞬间一年过去,当他在不断的玩乐中慢慢适应这个时代后……

    突然,那一天,天空被漆黑笼罩。

    全世界所有人都仰头望着天空,那里有一个庞大到无以复加的诡异物事。

    它静静的飘在高空,遮天蔽日。

    像金属,但又完全违背物理规律的漂浮着。

    紧接着,诡异物事的中心处隐约有一点微光闪烁,然后越来越亮,直到充斥满整个天地。

    陈锋在看到这束光的瞬间,强烈的刺痛感在脑海深处迸发,瞬间蔓延全身,海浪般将他吞没。

    剧痛袭来,他抱头蜷缩到地上。

    痛楚不断加深,灵魂仿佛都要出窍,心脏好似被人捏在掌心慢慢碾碎。

    他张开嘴想惨叫,但喉咙里却只能嗬嗬连声。

    他能感觉得到无数细密的血珠从自己全身各处皮肤渗透出来。

    他旁边相隔两三米的其他人,身上正发生着与他一模一样的事情。

    陈锋知道,自己这是要死了。

    毫无征兆的,十分诡异的,自己和全世界的人一起,都要死了。

    等他真的死过去,再睁开眼时,却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陈锋用了快半个小时才从那惨烈的剧痛中缓过来,并深深的为之庆幸。

    哦,那是个梦。

    谢天谢地,那原来是个梦,而不是真穿越。

    陈锋从凳子上站起来,下意识打个响指。

    “小薇,给我拿衣服……”

    小薇是他在梦里给人工智能助手起的名字。

    可惜等了好久,没动静。

    他又苦笑着摇摇头,自言自语,“算了,梦就梦吧,醒就醒了。再好的梦,也不如真活着。”

    看看墙上的挂钟,2019年10月27日,上午七点二十。

    “我真只是睡了一夜啊!”

    陈锋耸耸肩,认命了,抓紧时间洗漱,还得去上班。

    他洗把冷水脸,换上旧西装,把自己打扮得似模似样,完成从梦境抽离回现实的最后一步。

    推门而出,一袭白影扑面而来,恍如鬼魅。

    他差点迎面撞上个身材窈窕的女子。

    女子才刚刚推开公寓门进来。

    公寓廊道的空间很狭窄,她无处躲避,只能惊呼着往后仰,好险才勉强用手扶住墙,没栽到地上。

    “你干什么!”

    她抬头,怒目圆瞪。

    声音很清脆与悦耳,让人过耳不忘。

    陈锋直视前方女子,略感迷惘。

    她身高约莫一米六五,穿着修身的白色外套,一头长发披散,在黑眼圈的映衬下,鹅蛋脸的脸色稍显灰败。

    很显然,她一宿没睡,必然是在外面通宵了刚回公寓。

    糟糕的精神状态并未影响她的颜值,反而给她一种慵懒的美,让人眼前一亮。

    长得好看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哪怕蓬头垢面,也一样好看。

    女子见陈锋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不肯转眼,眉头迅速拧起,“看什么看?”

    陈锋赶紧飘走眼神,犹疑不定的问道,“不是,别误会。我没那意思。你……你是?”

    女人撇嘴皱眉,白眼一翻,“少装模作样了,你不是公寓管家吗?新住客你会不知道名字?这样拙劣的搭讪方式,十年前就落伍了。懒得理你。”

    说完她侧身往旁边一闪,通过狭窄甬道再转个角,咚咚咚上了楼。

    嘭!

    楼上的门关紧了。

    陈锋哭笑不得。

    他承认自己刚才看呆了,但并不是他看见美女就转不开眼。

    在梦境里体会过那么多高科技的沉浸式不可言说游戏,他早已品尝够了山珍海味,没那么不堪。

    陈锋只是分外不解,自己绝对是第一次见到她,可莫名觉得对方很面熟,好像不久前才在哪里见过。

    陈锋耸耸肩,也不急着出门了,而是回到房间打开笔记本电脑,再登陆公司管理系统。

    陈锋的工作正是这家名为客来公寓的公司的小区管家。

    他负责的是本小区共计八十套公寓,包括他自己住这套,也包括楼上那女人的那套。

    他可以从管理系统中查询到所有租户的个人信息。

    小区的公寓楼是loft结构,层高五米八,总建筑面积四十余平。

    公司将一套公寓改造为上下两层的两个标准套房,各自有一个入户门。

    上下两层的套房共用一个外面的大门。

    陈锋用员工内部价把这套公寓的下层租了下来。

    至于楼上的套房,因为上一任住户突然搬家,之前闲置了有小半月。

    他想起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前几天,市场部的同事安排过来个新住户,自己把钥匙给同事转交,楼上便住进来一人。

    那住户和陈锋的生物钟似乎完全颠倒,所以到现在都没见着第一面。

    陈锋也没在意,反正都没到交租金的时候,都懒得去看对方的信息。

    在梦里过了一年的神仙日子,竟连几天前的记忆都变得有些久远与模糊了。

    终于,调档成功,对方的信息跃然而出。

    “姓名:钟蕾。”

    “年龄:21。”

    “概要:自由职业者,中海音乐学院本科退学生。”

    “合同细则:一年合同,月租2200,月结,押金3000。”

    除了这些基本信息,还有一张身份证正面带水印的扫描件。

    看完这些资料,陈锋当场傻了眼,脑子里嗡嗡作响,心跳拉高到每分钟一百八十次。

    “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是她!”

    “这太荒谬了!”

    “难道我的梦是真的?”

    陈锋近乎癫狂的自言自语。

    他直勾勾的盯着面前钟蕾的证件照,脑子里又回忆着刚才那张疲惫但却依然艳光四射的脸,又再反复回忆脑海里那个在梦境里看过很多次的形象。

    完美对应上了,肯定是同一个人!

    在梦境里,身为一名混吃等死的低保户,陈锋没少听歌。

    海量的音乐数据库里,拥有数之不清的经典歌曲。

    那可是上千年的历史沉淀。

    不过越是到后期,音乐的风格就越多变,乐器的种类更是千奇百怪,音乐审美变化很大。

    那些后世的经典歌曲在陈锋听来也不错,但没有二十一世纪初的歌曲那般契合他本人的喜好。

    所以他听歌的口味大量集中在二十一世纪初的作品上。

    有几个歌手受到陈锋的格外青睐,其中就包括一位名叫钟蕾的女歌手。

    她的每首歌,陈锋至少反复听了不下五十次。

    钟蕾,下一个千年里最伟大的音乐艺术家之一。

    成名于二十五岁,从此后一飞冲天不可收拾。

    她的作品数量不多,终其一生留下了共计七十八首作品。

    其中她本人演唱三十首,作词作曲四十八首。

    每一首,都是传世经典。

    她的成就,跨越了十个世纪的千年历史。

    在诸多评选里,她都名列公元两千年至三千年间的世纪艺术史前百人之列!

    百人,看似很多。

    但反观公元两千年之前的艺术史前百人分别是哪些人。

    贝多芬、莫扎特、柴可夫斯基、达芬奇、莫奈、毕加索、王羲之、李白、杜甫……

    她的成就,就相当于这一千年里的贝多芬!

    作为歌手钟蕾的忠实听众,陈锋看过她的人生履历。

    她特别与众不同的一点,便是她在求学时居然因为音乐理念不同,而与导师闹僵,最后甚至愤而退学。

    她退学的学校,正是中海音乐学院!

    容貌、人生履历,这是陈锋断定此钟蕾就是彼钟蕾的原因。

    可她居然是自己新鲜的室友!

    并且现在还是个无业游民,看起来还这么蓬头垢面。

    但这依然不是陈锋最震惊的地方。

    他最惊悚的,是他打死都没想到,自己在梦境里留下深刻印象的历史人物,竟然真的存在于现实世界,并且就在自己身边!

    这说明梦境真是千年之后的现实!?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