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中物 - 第7章 来,听听我的歌 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看着面前的男人,钟蕾牙帮子咬得有点紧。

    她在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脾气,生怕一个不忍冲上去和这货扭打起来。

    现在是傍晚七点整。

    因为不想再与这人打交道,她今天提前了半个小时出门,没想到还是给他撞见了。

    不对,准确来说他很可能是故意在蹲自己。

    自己这边刚下楼,他马上就开门了,并且站位还挺有讲究,刚好卡住门口。

    他怀里还抱着那把破吉他,脸上的表情似乎有点期待雀跃,还有点小紧张。

    陈锋此时的样子让钟蕾心头莫名的无名火起。

    心思灵敏的她其实早已察觉了陈锋在试图主动接近自己,甚至觉得陈锋练吉他也另有所图。

    毕竟陈锋是公寓管家,应该知道一些她的资料,知道他是搞音乐的。

    “让开。”

    稍稍思量,钟蕾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同时心道,抱着吉他用这种眼神看我是什么意思?

    这人怎么就不死心?

    我昨天还没说明白?

    合着他自以为又琢磨了一天,就能顿悟了?

    这是想来证明实力?

    别闹了好吗!

    钟蕾简直想笑。

    这一个月来,自从那天的尬聊之后,二人只在昨天短暂交流了两句。

    但那都算不上交流,纯粹是钟蕾忍无可忍之下的抗诉。

    其实她并不只听陈锋弹过一次吉他,但之前只偶尔听到点声音,她忍着没说什么。

    昨天难得想多睡两小时,才遭受了魔音灌耳,又想起陈锋学吉他的“动机不纯”,最终忍无可忍。

    钟蕾很清楚陈锋的水平,就是个毫无天分的初学者中的初学者,他玩吉他,纯粹是浪费时间。

    她昨天的建议虽然忠言逆耳,但其实某种意义上源自善意。

    她不认为只一天过去,陈锋就能取得令人刮目相看的进步。

    陈锋尴尬的笑笑,但并未依言让开,而是说道:“我知道我是个新手,但这不重要,其实我写了一首歌,想请你听一听,点评一二。”

    钟蕾瞪大眼睛,满脸见鬼了的表情。

    是的,陈锋的确是来证明自己的。

    但陈锋居然不是要弹奏别人的吉他,而是来给她秀原创音乐了?

    疯了吧?

    “呵……哈!哈哈!”钟蕾笑了,既是给他的不知天高地厚逗的,又是被他的死皮赖脸给气的。

    短暂冷笑过后,钟蕾的语气骤然更冷三分,威胁道:“你开什么玩笑!写歌?就你?你真以为我不会投诉你是吧?”

    陈锋真想一巴掌糊她脸上。

    这女人也太不识抬举了吧!

    他真想扭头就走,但最终却没这么做。

    是的,他正打算把《乏味》拿给钟蕾唱。

    《乏味》本来就是钟蕾的歌,抄了她两首,如果一首都不给她,陈锋的良心终究有些难安。

    还有更重要的原因,《乏味》的艺术成就和制作水平其实并没有很高。

    在另一个时空中,《乏味》作为钟蕾的出道作之所以红起来,与她本人独特的声线、天赋异禀的唱功与微妙的情绪捕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所以陈锋认为,如果把《乏味》卖给别人,未必能达到理想的结果,最佳选择正是交给原唱者本人。

    虽然时间提前了几年,现在的钟蕾或许在唱功上还稍显稚嫩,但至少最为保险。

    只要给她唱了,哪怕并不能爆火,但理论上最终能够达到的效果下限也有保障。

    当然了,这肯定也会彻底改变钟蕾的命运,让她成名出道的时间大为提前,人生阅历将变得和另一个时间线截然不同,说不定会让她少了很多对生活的体会。

    谁也不知道陈锋这狠狠扇动的蝴蝶翅膀,会对钟蕾以及未来造成何种改变。

    但那重要吗?

    陈锋并不在乎钟蕾什么时候红,到底有多红,他只在乎钟蕾红起来的时候,与自己熟不熟,红了之后能不能带自己飞。

    更何况,让她早点红,那是在帮她嘛!

    陈锋也不在乎未来会怎样,反正人类都在千年之后灭亡了,还能更糟吗?

    “我知道你还没到上班时间,听一首歌也就几分钟而已,耽误不了你什么事。至于投不投诉我,你大可以听完了再做决定。”

    陈锋说完,也不等钟蕾搭话,抱起吉他,指尖从弦上迅速划过。

    只这一个动作做出来,钟蕾刚要骂人的话突然卡在了喉咙里。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只从陈锋这一抬手的动作,钟蕾便敏锐察觉到了他的巨大变化。

    一个人会不会弹吉他,有没有在演奏上下过苦功夫,懂行的人基本上只需要看一眼他的起手式,观察一下他压弦和拨弦的指法,便能看出端倪。

    就陈锋这瞬间的展现出来的熟练度,便不可能再弹奏出昨天那种贯耳魔音。

    果不其然,伴随旋律响起,钟蕾听在耳中再不复昨天的折磨。

    陈锋弹吉他没什么灵性,但他练习这首曲子的吉他弹奏超过一千个小时,熟练度堪比练习时长三年半的练习生。

    所以此时他弹奏出来的《乏味》吉他伴奏音准绝佳,无可挑剔。

    只有吉他伴奏让这首歌的感染力被削弱很多,但拿去作为小剧场的现场演奏,倒也够格了。

    钟蕾原本略显狂躁的情绪,在陈锋熟练的演奏之下慢慢安抚了下来。

    但新的疑惑又在她心中冒起。

    昨天弹的还不堪入目,怎么一夜过去,这人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难不成他之前是在扮猪吃虎?

    图什么呢,脑子有坑么?

    算了,他真下过苦功夫,看在他也很喜欢音乐的份上,就听听他这到底是首什么歌吧。

    钟蕾完全没想过,陈锋昨天是真不会,今天是真会了。

    一个人一夜之间从吉他弹奏的门外汉变成内行人,这完全违背了她的常识,不在她的想象空间范围内。

    见前奏成功的镇住钟蕾,陈锋心头微微得意,距离成功又往前迈进了一大步,弹奏的更认真,更投入,更仔细了。

    钟蕾不愧是将来能成为女版贝多芬的选手,对音乐既认真,又虔诚。

    她态度一旦端正起来,迅速品出了陈锋弹的这曲子的韵味。

    她不禁眼前一亮。

    这的确是从未听过的和弦组合,难不成真是他的原创?

    稍许有些稚嫩,但却情真意切。

    听起来有几分沧桑感,又有几分年轻人的故作无病呻吟,展现出了对现状不满,但又无力改变,只能随波逐流的情绪。

    不过,在一切负面情绪的最深处,似乎又暗藏着一团火焰,这团火焰仿佛在他心中燃烧,不断催促着他去追逐属于自己的梦想。

    仿佛凤凰受了重伤,蛰伏在地底深处的岩浆之中,孤独的舔舐羽毛,等待伤病痊愈,等待着重整旗鼓直上九霄的那天。

    钟蕾的呼吸渐渐放缓,情绪不由自主的被代入了进去,竟对原本很讨厌的演奏者陈锋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的亲切感。

    这只是一段长度不足二十秒的前奏,陈锋都还没开始唱,但钟蕾的确就听出了这么多情绪。

    并非钟蕾的音乐鉴赏能力真的高到突破了天际,纯粹只因为,这首歌本就是她自己所写。

    这曲子像一块巨石,狠狠的砸进了她心窝里,共鸣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