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中物 - 第373章 交给我了 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陈锋在观战的过程中从未停止过预判。

    他既会向指挥官提供参考信息,也能通过持续训练提高自己的潜意识推演能力。

    现在他很确定,0.37秒后将会有一只刀锋螂折跃至那片区域,试图斩杀那只殖装魔战形态为体长八米的铁甲猛虎的战士。

    他要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马斯动力仓和戴森生物电池双动力引擎同时做功,前进的速度再度拉高。

    其实绝大多数银河战丸都能双动力齐开,但供能双开的类曲率引擎的性能太强,即便有人工智能的辅助,普通战士也驾驭不了。

    陈锋特制甲的性能本就数倍于普通战士,以他的正常水平依然无法驾驭供能双开。

    但他此时并未刻意的精准操控,只把一切交给本能,倒是有点收发由心信手拈来的意思。

    这便是他区别于这个时代其他战士的地方。

    只有少部分人能在刹那间短暂达到的超常发挥状态,在他这里却已被练成吃饭喝汤一样的常规操作。

    陈锋战甲双手握持的战刃充能到了极致。

    双刃在空中带起两道水波般的空间裂纹。

    弦能与物理毒素颗粒充斥在战刃的刀口上。

    两种不同的杀伤能量在力场牵引下时而碰撞,崩裂,释放能量,撕碎空间。

    他手中的战刃依然是人类最强装备之一,充斥了最强的能量。

    他将会保持住这个速度划过那片星空的下方,并用战刃斩击刀锋螂的双足。

    陈锋并未指望自己这两刀可以砍爆对方。

    他又同时锁定了另外三个方向,并将预瞄信息传递了出去。

    刀锋螂被他砍中之后,将可能往这三个位置折跃。

    他现在的推算命中率是45%左右。

    那么同时锁定三个45%的预瞄点,成功率便会十分可观。

    他即将抵达。

    猛虎形态的战士战斗力还算不错。

    比起贝恩斯塔,他的形态转化更彻底,完全化为虎形,再不见丝毫人体特征。

    此人之前应该也是一名正宗的银河战士。

    虽然他的战甲已被粒子涡流炸碎,覆盖在虎身上的殖装铁甲也有不少部位残破不堪,但他却依然能在宇宙中时而踏空匍匐前进,时而震吼咆哮。

    起初他只是单纯的咆哮,如同普通老虎那样扑腾爪击,参与些徒劳的围攻,只是运气很好没被盯上,才在一次又一次失败的围攻中侥幸活到现在。

    但后来他发现自己的咆哮声似有特异之处。

    当他找到某种特定方式发出咆哮时,一圈又一圈似能量似实质的波纹光圈会从虎口喷薄而出,仿佛套娃的塑料圈以光速往前推进,并持续放大至直径数公里。

    光圈笼罩的范围内引力状况将会剧烈变化,仿佛有人拿着黑洞在里面随机闪烁,造成的空间紊乱强度至少百倍于星空巨炮空间紊乱炮弹。

    当刀锋螂被光圈笼罩时,其僵直时间会从千分之一秒延长到百分之一秒。

    千分之一与百分之一看似毫厘之差,实则天壤之别。

    方才人类新消灭的三只刀锋螂中的两只,与在战斗中逐渐觉醒潜能的虎形战士新开发的这天赋有直接关系。

    那么陈锋判定他必然会被刀锋螂重点关注。

    毕竟事不过三。

    陈锋并不知道这名战士是谁。

    陈锋也很清楚,这人已被盯上,自己救不下他,只能把他牺牲的价值提高一些。

    方案很简单,利用这位战友再斩一螂。

    虎能成为百兽之王,仰仗的是惊人的猎食本能与进化到几近完美的捕猎者身体结构。

    所谓猎食本能,不仅包括进攻的能力,也包括趋吉避凶的危机感应能力。

    他知道自己死期将至,铁甲鳞片一块块的竖立起来,仿佛猫科动物在面对生死危机时的炸毛。

    他全神戒备着。

    铁甲虎浑身泛黑,体表覆盖着与蜻蜓战机有几分相似的类曲率压缩空间与力场护盾组成的薄薄一层,帮助他在小范围内进行无规则闪转腾挪。

    他的求生本能很强烈,但毫无意义。

    下一刹那,一只刀锋螂折跃出现在这片星空,再切换为半光速的常规机动,追击,刀臂弹射而出,对着铁甲虎的后背脊椎位置斩去。

    无声无息间,铁甲猛虎拦腰而断,下半身刹那僵直,变成了一堆死物。

    但猛虎战士的上半身并未瞬间死亡,而是悍然回过头来,张开嘴,作势又要咆哮,同时还探出双爪想抓住对方。

    爪尖上寒芒闪烁,一连串的爆炸从爪尖开始顺着猛虎前爪往后蔓延。

    这战士竟提前将大量体内自分泌出来的物理毒素凝聚到虎爪之上,也不知道他何时完成的操作。

    他还在搏命与挣扎,试图拖一个刀锋螂垫背。

    刀锋螂面无表情的当胸横劈出第二刀。

    虎爪应之而断。

    另一只刀臂再斜向从下往上一拉,铁甲猛虎的上半身被四十五度角切为两半。

    “我……我是谁?我在干什么?这是怎么了?”

    一道残存的意识突然在铁甲猛虎大脑中诞生。

    在濒死挣扎之际,猛虎战士的思维竟短暂复苏,恢复了人的思维模式。

    人的大脑思维真的很快,仿佛过电,纷纷扰扰的念头在他脑海中涌出,他想起了很多东西。

    “我是丁虎,一名人类保卫军的银河战士。我在第一军区破釜军团服役,担任副指挥官。我也是一名教官,平时培养新兵,战士担任队长。”

    “这里是我们的战场。破釜军团的战友大半已经全部牺牲了。我本该跟随战友们一起死去,但由于我的上司陈锋一直没有坐镇指挥舰,我的另一名同伴叶路明率先阵亡,我不得不呆在破釜军团的指挥舰中担任代理指挥。”

    “现在破釜军团已经不成建制,不再需要指挥官。我将自己转化成了殖装魔战,跟随另外两千多万名战友一起来到了这里,迎战刀锋螂。”

    “我是一头猛虎,一头拥有特殊能力的猛虎。现在,该是我慷慨赴死的时刻了。哦对了,我刚刚做了什么呢?”

    “哈哈,我干掉了两只。哈哈哈哈哈!林布你这菜狗,叫你看不起人,自以为唤醒度高就有多了不起?明显我更厉害嘛!”

    这人,正是丁虎。

    虎哥的意识开始疯狂大笑,说不出的得意。

    同时他的身躯却依然在本能的驱使之下,试图发出最后的咆哮。

    刹那间,刀锋螂再是一刀。

    这一刀将硕大的虎头从中一劈为两半。

    但他的濒死思维并未立刻消散,依然剧烈的活动着。

    古语云,人在临死之际会回溯一生,这话时对时错。

    此时丁虎脑海中并未消散的意识完全放敞,信马由缰。

    他似是自言自语的心道。

    “我知道我很弱,毫不起眼。我也总爱说大话,其实我的战斗力根本排不上号。我也知道我来这里就是送死。”

    “但我没丢人!我更又三生有幸,能担任陈锋的教官。我是人类史上最强战士的教官,我此生无憾!死则死矣!”

    意识沉降,丁虎“眼前”的世界渐渐被一片黑暗笼罩下来。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从陈锋出发到现在只过去0.37秒。

    就在此时,丁虎“眼角余光”瞥见下方倏忽闪过道黑影。

    紧接着便是猛烈的爆炸自刀锋螂双足处炸开。

    那黑影迅速远去,刀锋螂的身影又消失在眼前,出现在另一处。

    三道巨大的光束自远处轰来,各自锁定一个不同的方位。

    这刚完成折跃的刀锋螂身躯在刚重现的瞬间,便被其中一道巨炮弹道覆盖。

    在这强烈耀目的光辉之下,丁虎“看”清楚了那远去的黑色身影。

    是陈锋。

    你出动了。

    一击建功。

    不愧是你。

    不愧是我最长脸的徒弟。

    再见……

    陈锋回头看着星空里片片碎裂的虎尸。

    他开启了小范围的脑波通讯,也不管对方是否能听到。

    “虎哥,多谢。你拖住了它,给我争取到不少时间。你变成殖装魔战的样子,很帅。下面的事情,交给我了。”

    刚才丁虎胡思乱想的最后几句话,陈锋的战场信息收集设备完整捕捉,他全听到了。

    陈锋说不出是什么感受。

    他都快记不清这是自己第几次亲眼见证虎哥壮烈牺牲的场景。

    理智告诉他应该麻木,情绪却依然总会给他同样的痛楚。

    具备真正人性的人不会在反复的死亡与见证死亡中变成个麻木的机器,只会一次又一次因为累加的不甘而堕入无尽的愤怒。

    冷酷的杀戮机器与疯狂的复仇者仿佛异曲同工,实则南辕北辙。

    战甲中的陈锋轻轻扬起头,一张又一张似真似假,似熟悉似陌生的面孔在他眼前浮现。

    虎哥临死前脑子里翻转的那些话语当然算他的遗言。

    只不过这遗言本不该有人能听见。

    自己听见了。

    也不知是虎哥的幸运,还是自己的幸运。

    更可能是不幸。

    星空中的爆炸依然在继续,依然有无数战士被撕裂,被劈碎,被爆炸吞噬。

    太空里四处遍布的战舰、战机、战甲和人体的残骸胡乱飞舞着。

    这片庞大的绞肉机战场仿佛化作团乌云。

    等待战争止歇,不论谁胜谁败,这些似人非人的残骸与枯骨或许会伴随宇宙走向世界的终点,也可能被彗星卷入,遨游宇宙,还可能变成某个将来其他文明游览观光的战争遗迹,又可能重新凝聚成一颗围绕太阳飞行的行星,在不知道多少亿年后重新孵化出新的文明。

    谁又知道呢?

    这……就是属于太空时代的战争吧?

    人类真的很卑微,恰如在人类开垦水田的过程中,巢穴被洪水淹没的蚂蚁。

    如果蚂蚁也有感情,也一定会恨得咬碎了牙齿。

    然而人类永远不能理解蚂蚁的愤怒,复眼者或许也理解不了人类的愤怒。

    但那又如何?

    我说过,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的愤怒便不会消失。

    我的愤怒只因我而存在。

    你们只需承受我的怒火。

    让你们看看,带毒的蚂蚁究竟长什么样!

    陈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瞳孔猛然炸裂。

    动力额外输出,他漆黑的战甲身影在太空中划出道巨大的弧线。

    此时他手中武器已然换成两柄长鞭。

    弦能战刃已毁灭在刚才那一斩中了。

    “繁星,打开我战甲的超负荷形态,所有供能全部过载50%运转。”

    “超负荷形态已打开,战甲受损度1%、2%……”

    “受损度超过70%再提醒我!”

    下一刹那,高12米的陈锋战甲背后猛的支出四十八条金属长鞭。

    这些长鞭灵动飘移,吞吐电芒,物理毒素弹在长鞭顶端快速汇聚。

    战甲内部的陈锋满脸涨红,那是脑部运算速度过快导致的高能发热。

    开启过载形态后的战甲终于能完美匹配他此时高达%的唤醒度。

    战甲内部的每一处结构,每一次能量灌注与转移,拢共五十条长鞭状的武器系统,尽皆在他大脑的潜意识掌控之下。

    古代战场之上,最狠的是持刀战士。

    刀,讲究大开大合,一往无前。

    刀客的最高境界是人刀合一。

    陈锋不算个刀客,他所练的是各种各样的单兵战甲。

    他的装备从最原始的纯机械结构大型战甲,进化到了如今的银河战丸。

    自从披甲上阵,他每一次都战死沙场。

    他几乎把每一代战甲的操控水平都练到了炉火纯青,事实证明,过去的汗水从来不会白流。

    哪怕那些曾与他在战场上出神入死的装备早已消失在时间线的乱流中,这些昔日“战友”们为他留下的宝贵操作经验,却凝聚依然在他身上,从未离开过一瞬。

    身与心相融,心与甲相融,他人甲合一!

    他此时拿出的是自己全部的战斗天赋潜力,绝对敏锐嗅觉,超高速临机反应,完美直觉预判。

    他传递给战甲的脑波指令多达每秒数万道,将整套装备的一切细节精准控制到了极致。

    马斯动力仓中的反物质生物酶在微电流的刺激下疯狂颤动,分泌出一粒又一粒正电子,汇聚往能量仓并在接二连三的可控爆炸下释放出庞大能源。

    戴森生物电池中的沛然电能则像是泄洪般汹涌而出,在银河战甲的每一条超导电路中奔腾。

    类曲率引擎发出滋滋声响,功率完全踩在了输出临界点上。

    身后的四十八条金属鞭则如毒蛇吐信般瞄准前方某点。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