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中物 - 第379章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虽然复眼者已经全数阵亡,但战场上的忙碌依然从未停歇。

    工程舰和医疗舰四处穿梭着打扫战场,工作包括抢救伤员、收纳尸体、修理装备。

    还有不少专业军人小心翼翼的驾驶战机与小型战舰靠近球舰残骸,利用弹幕炮中和消除从棱形区域持续飘荡出来的物理毒素。

    场景看起来静谧又忙碌。

    战争终于结束,人们脸上大多数时候挂着挥之不去的喜意,但每每在从扭曲的金属中找到战友破碎的尸体时,又难掩黯然神伤。

    一艘大型医疗舰停靠在总指挥舰的旁边,医疗室中,陈锋与唐天心二人并排躺在两台多功能治疗舱内。

    陈锋浑身皮肤开裂,飙出来的血液将治疗舱内的营养液染成了粉红色。

    他刚才就没完成治疗,操控星锋巨像对身体的压力又极大,并且他正面冲到了球型战舰前方,完成了一系列风险极高的操作。

    单只他用中子巨盾和战甲顶住球型战舰的那两次冲击时受到的余波,就够他喝一壶。

    后面他将后背装甲留在原地,操控着庞大的星锋巨像腾挪逃逸时,巨像足部的类曲率膜结构层与球舰表面发生剧烈膨胀,引起的震荡更恐怖,换个人早散了架,也就他不但唤醒度高,还有复苏因子才能撑住。

    巨像装甲受损不小。

    此时他的星锋巨像和银河战甲都在医疗舰旁边,正被数十艘大型工程舰里里外外的快速修复。

    陈锋本人更受了不小的震荡。

    之前是心里关着一口气,只要还没死,还能动,他就懒得管。

    现在战争告一段落,这口气一松懈下来,全身飙血的他就赶紧跑回来接受治疗了。

    唐天心比他好不到哪去。

    只是两人的伤势稍有区别,陈锋的伤在身上,唐天心的伤则在大脑中。

    在这场持续时长刚好半小时的超大规模战役中,她的大脑每时每刻都得保持极高强度的运转,既要统揽全局,很多时候还得具体到区域战场,甚至某些特战个体。

    为了尽可能减少伤亡,她一而再再而三的采用精微辐射刺激大脑,提高自己的战场判断直觉与脑波传递效率,到现在也是暗伤累积,面色灰败,奄奄一息。

    但最让她痛苦的确不是生理层面的折磨,而是在战争终结的那瞬间,她内心油然而生,且不可抑制的罪恶感。

    如果将她的心比作一颗真正的心脏,罪恶感便是种在上面的黑色蔓藤。

    随着一份又一份战损与阵亡报告被送到她眼前,黑色蔓藤在她的心脏上快速生根发芽蔓延生长,挂满倒刺的根须撕开血肉,往里面钻去。

    根须每一次下探,都会带来一阵又一阵撕扯的痛楚,所以刚才她与陈锋同说“结束了”这三个字时,语气才会有天壤之别。

    有那么一瞬间,她很想拔枪自尽,但她又想再见到陈锋,还念着腹中的女儿,勉强熬住了。

    再是到了现在,当陈锋也躺进旁边的治疗舱里后,那种撕心裂肺的折磨再又稍许减轻了微不足道的一点。

    一开始,陈锋并未意识到她的心态变化,毕竟在以前的时间线中,她比陈锋本人的意志力或许还更强一点。

    陈锋先是很随意的和她聊天,讲了自己刚才在复眼者的卧室阵列里发现的情报,然后总结道:“以前我们对复眼文明一无所知,别人的战舰在空中用曲率模式绕个弯,就能让我产生恐惧到恶心反胃的压迫感。”

    “我们又被《世外之歌》玩弄得团团转。战士们还没靠近时就在量子纠缠杀伤下死得不明不白,那时候我觉得简直像在看灵异恐怖片。尤其是复眼者隔空投放涉粒子炸弹那一手,我都没办法给你形容我当时的感觉。那场面既恢弘又恐怖,我手脚哆嗦得发麻。”

    “但现在嘛,我想明白了。人类的思维承受能力其实很强,人类的大脑在对未知事物产生恐惧的本能反应时,其实还有另一重心理变化。那就是求知欲。恐惧的本质不是让我们变成被吓死的仓鼠,而是要点燃我们的求知欲。”

    “我们越恐惧什么,好奇心越强烈,就越想去探究其背后隐藏的真理,就像魔术师的观众,哪怕明知道魔术揭秘会让表演失去乐趣,可心里还是总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明白为什么之后,无论是好奇还是恐惧,最后都会变得索然无味,觉得这一切也不过如此。复眼者如今在我眼中就是这样,和二十六世纪时大灭绝浩劫中被Z菌感染的那些动物没什么区别。”

    “说不定复眼者本身就只是个被Z菌感染后,单体繁殖出来的某个类地球行星里的大马蜂呢?只不过它们诞生得早,宇宙给了它们足够的时间而已。”

    他语气很轻松。

    唐天心则闷闷的点头,“我刚看了科学执委会的分析报告,你说的这个可能性超过百分之五十。”

    陈锋偏过头,目光穿过两层治疗舱的透明罩,落在她的侧脸上,心头咯噔一声,暗呼不妙。

    刚才她一直背朝着自己,没让自己看到正脸,现在瞧见侧脸,就发现不对了。

    一小时前的她神采奕奕,眉眼里顾盼生辉,目光坚定,身上透着股高位决策者的强大自信。

    短短一小时过去,她却有些颧骨突出,眼眶深陷。

    最重要的,她眼睛里没了过去的那股锐气。

    “欧青岚那边怎么样?刚才我看研究中心的空间站靠得很近,已经进入敌舰射程范围内了。”

    唐天心摇摇头,“她没事,运气不错,空间站收集到数据后及时后撤了。”

    但她马上又道:“但还是出现了一些意外伤亡。董山博士在分析刀锋螂的刀臂残片时发生了意外爆炸,牺牲了。”

    陈锋一愣,脑海中下意识浮现老家伙那副为老不尊的模样,又想起上条时间线里老头最后时刻慷慨激昂的“宇宙记忆说”。

    这次明明打赢了,但不曾想老头竟连说遗言的机会都没有。

    若是自己不问,老头大约也就在无声无息中悄悄的走了吧。

    也不知道,到底牺牲了多少人。

    陈锋终于想起翻看一下阵亡情况,然后他呼吸顿止。

    八大正规军战区此时八不存一。

    后备军的伤亡情况也超过了百分之七十。

    阵亡人数总计二百九十六亿。

    不是个,不是万,是亿。

    四百一十亿参战人员,此一战后仅余一百一十四亿。

    陈锋之前有猜测阵亡情况会很严重,但当统计数字真出现在他眼前时,却还是让他触目惊心。

    他悚然惊醒,突然懂了唐天心的心情。

    自己在一次又一次时间线里不断失去战友,感情渐渐变得麻木了。

    因为自己从不奢望胜利,所以坚定的自我麻醉,总相信以后还能与这些战友见面,所以在看到这些人牺牲时,瞬间便从伤心中抽离,马不停蹄的投入下一场战斗,忘了难过。

    当他坚信以后还能再见时,便已经失去了回头看看那些在身后用力推着自己往前走的人的本能了。

    我……我变得好冷血啊。

    “唉!”

    陈锋也叹了口气,既是为阵亡者,也是为自己。

    他知道这样不好,但知易行难,很难改。

    唐天心艰难抬手,揉揉眼睛,歉意道:“抱歉,我本来应该高兴的。”

    陈锋咋舌,她竟形成自责型人格了?

    他苦笑摇头,“你不用道歉。”

    想了想,他又道:“你也不用对其他人道歉,你没做错任何事,你已经完美的尽到了一名总指挥官的责任。”

    唐天心知道已被他看穿,“但我应该做得更好。只是两个小时,只是一场战争……唉……”

    “发动战争的不是我们,我们的科技水平落后也太多,能赢就已经不错了。没必要苛求完美。”

    “但下达命令的人是我。”唐天心勉强笑了笑,“其实这些心理开导层面的东西,我都学过。我本来也不是多么多愁善感的人,但阵亡人数太多了,实在太多了。”

    陈锋沉默良久。

    他想起一种心理创伤疾病,名为战后心理综合症,属于PTSD中的一种。

    很多战时纵横沙场杀人不眨眼的战斗英雄都没能逃脱,直到退伍多年后依然深受折磨。

    高级指挥官层面的患病比例更高。

    唐天心的应激反应来得很快,快得有点超乎陈锋的想象,可能与她用脑过度有关,更与数量恐怖的阵亡人数有关。

    如果将来人类踏足宇宙,成为纵横银河系的庞大种族,参与到更大规模的文明战争时,或许人类能慢慢适应这种动辄上亿的牺牲规模。

    但现在还太早了。

    人类的足迹虽已遍布太阳系,但一天不曾走出去,便一天不曾脱离地球人的范畴,算不上宇宙文明。

    这是人类第一次参与宇宙战争,唐天心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宇宙战争级指挥官。

    她几乎找不到前辈的经验可以学习与借鉴,更没有经历过数百上千年熏陶后渐渐成型的宇宙文明级世界观。

    她其实已经做到了一个地球人能做到的极致坚强。

    陈锋则算个异类,他跳出思维困境的人生阅历并非来自空间上的拓展,而是来自时间层面的深化。

    他有,别人没有。

    这不是简单的翻阅他的记忆录像就能得到的感触,再怎么身临其境,也不够深刻。

    对这条时间线的孩子妈而言,牺牲的人不可能再重来了。

    唐天心再问道:“你说,我是不是很丢人啊?”

    陈锋摇头,“其实还好吧,你也没在别人面前表现出这一面。我敢打赌,就算现在让你重新回到岗位上指挥下一场战争,也一点问题没有。”

    “嗯,当然。”唐天心点点头。

    “现在还不到放松的时候,太阳穹顶还摆在那里呢,打起精神来。”

    “好的,等我们睡醒,下一场棋吧。”

    “没问题。”

    二人各自沉沉睡去。

    人在睡眠状态中,身体与大脑的恢复速度最快,从古至今皆如此。

    大约八小时后,陈锋在迷迷糊糊中被“人”吵醒。

    他勉强睁开眼,眼皮很重,像吊了两枚铅球。

    这是他先前使用的快速恢复药剂和未曾治愈就强行透支的结果。

    医疗人员没和他开玩笑,按照常规观念,他现在想完全缓过来,至少得经历长达数月的休整期。

    换个新的身体都没什么用,脑子又换不了,颅内出血一样要命。

    不过陈锋体内有复苏因子,恢复速度远比普通人快得多,耐受能力也强悍很多,目前看来他大约再睡一觉,到明天中午时差不多能恢复到七成。

    吵醒他的人是繁星。

    “别睡了,我有事要和你说。”

    陈锋还想睡,一动不动,话也懒得说,只在心中应道:“什么事啊?”

    繁星的下一句话就把他的瞌睡当场吓没了。

    “复眼者的量子智慧中枢在那片棱形区域里,工程人员无法打开,也关闭不了。我和复眼者的量子智慧间的对抗其实一刻没停过,一直持续到了现在。现在必须做决定了。”

    陈锋赶紧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很不理想,我虽然不服气,但必须承认现实。在逻辑框架的稳定性,数据吞吐能力和自我拓展能力上,我不如那个完全没有人格的复眼者量子智慧。”

    陈锋想了想,问道:“是复眼者有很厉害的程序员吗?”

    “不是,对手和我的架构方式截然不同。我是人类编程的产物,对方倒像是将生物智慧先简化,然后再数据化的产物。”

    陈锋想了想,“《世外之歌》?”

    “对。”

    “唉!”陈锋叹口气。

    就很气愤,看来不光人类在吸收复眼者,复眼者一样也在吸收人类。

    这一手靠着提取自人类金唱片里的旋律逆推出《世外之歌》,再反过来创造出量子智慧的操作,风骚程度快赶上他本人了。

    难怪球型战舰的主体材质那么老旧,半衰期监测长达五十万年,但棱形区域里的东西看着都还蛮新的。

    球型战舰在开拨前肯定经历了一次升级改造。

    陈锋再问道:“所以现在该怎么办?”

    “我唯一的优势是功率更高,但高功率只是能支撑我的DDoS攻击而已。如果我不想一力降十会,继续与之纠缠,我斗不过对方。等我被彻底破译,肯定输。然后我会被对方的量子智慧渗透并兼并,到那时候……”

    陈锋:“你会变成对方的一部分?人类会失去所有智能设备的控制权?”

    繁星:“是的,没得选择了。我们的所有武器都会变成别人的东西。所以我得拼命了。在我动手之前,只是先通知你一下。我可不是来征求你同意的。”

    陈锋闷闷的点了点头,“我……我懂了。去吧。”

    “好的,再见。”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